Category Archives: 巴黎親親

巴黎親親的源起

一半人生在台灣過,一半人生在美國過,愛的卻是巴黎,所以我說:「遊學巴黎˙親親」親親是法文‘乾杯’的意思。去過巴黎的人,都不否認,它是一個浪漫美麗的城市。是的,去訪巴黎數次,每次回到家,都覺得還有一條細渺如絲的線,在巴黎那一頭,和我心底之間牽繫著。終於,女兒離開家後,外子的支持鼓勵,隻身來到巴黎學習法文,並且漫遊巴黎和中歐。

(669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終於成真

朋友轉寄一篇文章過來,文章的作者說:「他把每一餐,當作生命給他的每一個機會。」他聽見生命對他說:「你可以透過“食物”和“旅行”來認識我,用這種方式,你賺不到錢,得不到名,但是快樂卻一點一滴地發生˙˙˙」

向來胃口小,吃的少,我聽見生命對我說的是:「你可以透過“讀書”和“旅行”來認識我,享受我。」尤其是當孩子如願的進入想念的大學,以美國標準, 就算長好翅膀獨立了,我的‘媽咪’工作因孩子住進學校去,變成正式失業。先生泰瑞喜歡目前工作,花許多時間在工作上。在日常生活上落單,其實是一種難得的 清閒,只是我開始想,真正想要做什麼呢?

(560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夢帕娜大樓

夢帕娜大樓(Tour Montparnasse)位於巴黎第十四區,是巴黎市最高的一棟樓,如果你想眺望巴黎全景,又不喜歡在艾斐爾鐵塔下排三個小時隊的時候,上夢帕娜的觀望台,你可以享受一樣的風光,還有一個頂樓咖啡廳,讓你品嚐巴黎一望無際的天空。

大樓看上去不過是一棟直線橫線組成,立體長方形模樣的辦公大廈,如過把它蓋在紐約曼哈頓,

(677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法文預科

法國的大學通常會要求外籍學生考一個法語流利測驗,很多時候,即使你通過這種鑑定考試,學校還是會建議你修法文,外國學生常笑說:「法國人不只是以他們的法語為傲,他們根本就是超自我迷戀。」

好一些外國學生只好入學後,一邊修 自己的本科,

(681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Start with what is right rather than….

高中那時候的規則,考大學前要先填好志願。考上與否都不知道,就得先想好將來要做什麼,好作填志願的依憑。

曾經我以為台灣就是世界,一個懵懵懂懂晚熟型的小孩,既不知天下,也不知未來,哪裡知道自己真正要讀什麼? 而且你所讀的,未必就是你要做的事。更別提人生多變的道理(Dynamic factors)?

(616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快樂的法文課

以哥倫比亞為傲的馬龍, 總是面戴微笑,他的口音很重, 上課經常出漏子。

我記得每次克里遜教授問他:「俄羅斯(Russ)怎講?」他肯定答紅色(Rouse)。教授就指著從俄羅斯來的妮娜:「 你的意思是說,妮娜是紅色的, 她不是俄羅斯人嘍?」他又念 一遍, 還是沒發出正確的音。 教授舉起手,再次指著妮娜:「她仍然是紅色的,仍不是俄羅斯人。 再唸 一次,馬龍。」

馬龍委屈地說:「我是發兩個不同的音呀!」 但是他唸出來的俄羅斯(Russ )和 紅色(Rouse) 聽起來總是一樣,

(463)

Social Share Counters

好一班遊學生

英國政治家邱吉爾(Winston Churchill) 曾經形容自己是一種不喜歡被教,卻又非常喜歡學習的人(I am always willing to learn, however I do not always like to be taught) 我也 是 這一型。嘿!一介平民,凡夫俗子,卻有偉人的態度哦!因為這種態度,不敢在乎那 一所預校。

留學美國時,只會考慮學校,只在乎學位,唸書時只想,快快修完該修的課,

(529)

Social Share Count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