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住在德州的老中 (十七)

奧斯汀自由作家:大薄

上回文章沒有發出!事因發稿前太座大人認定文中有損華人形象,過於負面不宜刊出,所以這回我應該說些正面的事情。好像是我最反感的勵志文章。至於麵,粉,飯的林老闆,以後有機會再見吧!
一個從小在台灣長大的台灣仔, 三十歲剛過, 來到了德州所見所聞無奇不有。真是講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。尤其先母薄媽媽那時正因罹患惡癌,美國的醫療制度和保險系統讓我大開了眼界。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我的大表弟帶著在倫敦翹家的女友,到了休士頓投奔他的二姨媽。他到了休士頓憑著一口流利的中,英,粵語,在當地的大餐館作跑堂,收入頗豐。他的二姑媽(薄媽媽)病重,他幾乎每個週一逢餐館例休, 都飆車來奧斯汀探望二姑媽。一年多來在290公路上吃的超速罰單絕對不只一打。
我這位大表弟雖然小我近十歲,可是打從小就跟我最談的來。這下我來了德州,他造訪奧斯汀的頻率也高了!有天,他邀請我往休士頓一遊。我衡量了許久,第一是時間:我們餐館一週六天營業,我每一天都走不開,第二:舍下那輛車排氣量是八千C.C 的道奇紐約客,喝油像喝水,一加侖汽油跑個五,六哩路是很給面子的事!上回去了一趟聖安東尼市,來回燒了五十加侖的汽油,如果再來回一趟休士頓,那還得
了!
舍下小店的對街是天主教的聖愛德華大學。有天餐館來了一位台灣的留學生,叫了一客炒麵,等這道炒麵上了桌,這位台灣仔用中文問我,是不是送錯了菜!我當時愣了一下,不知如何回答他。好在我們另一位跑堂的徐小姐,就跟他解釋這樣的炒麵是美國五十大州所有中餐館的炒麵。一盤雞肉蔬菜糊(用太白粉勾了很重的芡)上面撒了油炸麵乾。這樣的一盤四不像,叫一位剛從台灣來的老中,怎麼想也想不到這叫“雞絲炒麵”。
可憐的Uncle王,結果吃了一頓薄老爹奉送的美式中國菜。Uncle王年紀與我相仿,偏偏舉止,言談,長像一付少年老成的樣子。當年聖愛德華大學的港臺留學生不少,大都以此校作為進入UT的跳板。偏偏Uncle王老僧在在,一路讀完他的碩士學位。
有云!不打不相識, 經此炒麵風波後, Uncle 王就成了敝小店的常客。當然,我們擺上桌的菜餚也成了道地的台灣小吃,這下終於賓主盡歡!這事不久,Uncle王從我的那位葉同學的手中,花了五佰大元買了一輛雪佛蘭的舊車。我們這位葉同學是生意人,半年前以兩佰元買了這輛賣相很不錯的Vega。各位請注意,我只能說這輛車的賣相不錯。大約一年後,我為了購買新車,參考了很多汽車雜誌資料。所有人對Vega車的評語都說,這是美國汽車製造業,有史以來最爛的車子。葉同學車子到了手,上了路,自然心中有了譜,便宜沒好貨。因此他整天把時間都放在這輛寶貝Vega車身上。東搞西整把車子裏外弄的光鮮亮人。加進不少的機油和汽油添加劑,這輛Vega車真是脫骨換胎了。
剛從台灣來的Uncle王,看到這麼漂亮的兩門跑車,不過兩萬新台幣,二話不說馬上晉升有車階級了!有了這輛車子,Uncle 王天天慫恿我跟他同行去休士頓一遊。當然這下,我不必考量汽車耗油的開銷。終於找了一天請葉同學和小薄幫我代班。我們準備週六出發,到了休士頓去找那位地頭蛇的表弟,隔日去參觀美國國家航天太空總署(NASA).
在1982年7月的某一個星期六,我們帶了一箱六公升的汽車引擎機油上路。據原車主云:此車汽油耗油量不大,但引擎燃燒機油的胃口不小! 一路上一定要時常檢查引擎機油的存量。
也就這樣!我們踏上了一路風景如畫的德州公路290.希望一路順風的往東行!

(7)

Social Share Count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