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住在德州的老中(十八)

奧斯汀自由作家:大薄

上回說到Uncle 王與我開了那輛外觀頗為騷包的雪佛蘭織女星(Vega)在一九八二年七月的一個星期六,過了中午上公路290,一路向東。

州公路290沿途松木參天,以風景優美著稱。奈何在盛夏的午後,因為車內空調失靈,車窗大開,焚風內灌。車愈往東走,空氣中的濕度愈高。那渾身黏答答的感覺,使我想起離開不到兩年的大臺北盆地,整天汗流夾背的感覺。

車走了六,七十哩,Uncle王就把把車子停在路邊,檢查引擎機油存量,一路車尾排氣管猛冒青煙,這車引擎跑了還不過十萬哩,內燃機氣缸內的活塞環,已經磨損到這種地步。可見當年美國生產的車子有多差勁! 也難怪當年美國的汽車工業屢屢不振。這下加了一瓶半的機油(1.5Qt) 重新上路。車子又走了不到五十哩,引擎有點咳嗽,再度停車開引擎蓋,清理點火系統的白金接點。這次終於重新上路後,一路平安到了休斯頓。第一次到休斯頓,真是大城,它不像紐約市。紐約街上一大群紐約客,人山人海如過江之鯽。休斯頓的幅員之大,幾乎有半個台灣。中午之後離開奧斯汀,大約五點後才找到位居百利大道,表弟的公寓。

進了門,發現好大的一間公寓。二個臥房的單位大約一千呎出頭,起居室連廚房比一般兩個車位的車庫還大!租金二百元而已!據表弟云,本地公寓租金一平方呎大約兩毛五(一個夸特),當年石油危機過不到十年,美國通貨膨脹還好,但是利率頗高。這座以石油工業起家的新興城市,處處顯得敗相畢露!

表弟看見表哥帶著朋友到了休斯頓,非常興奮的開著剛買了不到兩年的豐田大跑車(Celica GT)帶著我們兩人,風馳電閃在休斯頓的高架公路上,上上下下。 帶著我們倆去參觀了幾家他曾經打工的大餐館。參觀了當地華人聚會的中華安良總會,跟他在地的哥們打完了招呼!天快黑了,下了一場大雨,我們飢腸碌碌回到他的公寓。他的女友Lisa捧上桌一道英式蜆羹(English Clam Cheddar)。 這是一道典型英國人的濃湯,Lisa強調這是她家的祖傳食譜。肚子空的,湯的味道真好,加上外送的披薩,吃得腦滿腸肥,這下有點苦了,剛從台灣來的Uncle王,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嚐過這麼道地的洋食,也算是開了一次洋葷。飯後表弟建議帶我們去本地的夜總會酒吧喝一杯, 那時已近十一點了,我想明天還得起早,也就罷了。

一夜無話,天一亮,Uncle王就神秘兮兮的問我,昨晚有點狀況?我一下子沒聽懂。他接著跟我說,他今早拉了兩次肚子,昨晚那碗湯中的起士(Cheese) ,他的腸胃實在受不了!我莞爾一笑跟他說,我也一樣,無獨有偶!九點不到,表弟與Lisa還在大夢,我留了字條就往明湖區(Clear Lake)去了!

還沒有到NASA之前,我要告訴各位一 段 我與美國太空人的淵源, 各位不要笑我。你大薄一個在台灣,一個在地球以外的太空,甚至上了月球,跟你八竿子都湊不在一起!你甭往臉上貼金了!
長話短說,美國太空人阿姆斯丹,當年那一小步的踏上月球,這對人類邁前了一大步的時刻,那天正是敝人十八歲生日。那天下午六點多鐘,我在基隆同學吳治洪家旁邊的一個小麵攤上,一邊看電視轉播,一邊啃著鴨脖子,喝了一瓶台灣啤酒,自我慶祝一番。我就跟阿光(吳同學的外號)說:這老美真不是蓋的。 話說好幾年前,蘇聯送了一個人到外太空繞了一圈,這個混帳,目光如豆的俄國人,大言不慚的揚言,他在太空沒有遇見上帝,這可憐的老俄,你老大離開了地球表面一百公里都不到,竟敢說出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誑語!

那時老美,舉國覺得顏面盡失。因此全國上下拋棄了窩囊越戰的陰影,韜光養晦,在我們德州牛仔的強生總統(LBJ)策劃下,終於把人送上了月球。

在這閃爍不清,黑白電視的畫面之前。我跟阿光說:有朝一日,我一定要到美國太空中心,去看看這驚天動地的登月小艇是什麼模樣?

(26)

Social Share Counters